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大约休息了五天的时间,李凌把一切都弄得差不多了。

他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。

李凌也没想到第六层会给自己带来一些伤害,不过无所谓,他能够继续战斗就可以。

于是,李凌准备妥当之后便要出发。

结果还没出发的时候,唐一金又找了过来。

“李凌,我遇到一些麻烦。”

“哦?什么麻烦?”

李凌和唐一金也算是朋友,所以不管什么事情他都会帮唐一金的。

唐一金说:“先前我去找我父亲,结果他却不在。”

这就让李凌比较纳闷了。

唐一金以前倒是说起过他的父亲,一个叫唐澄的人。

颜值爆表运动美女笑容爽朗美拍

如果没记错的话,好像是问天宗的亲传弟子还是长老什么的。

在问天宗里非常有地位。

先前唐一金在众多人面前有相当大的面子,也是因为他的父亲是唐澄。

要不然他这个藏宝楼也不能开起来。

只是李凌不知道唐一金为何找不到自己的父亲。

“以往的时候,每年我都会去找他一次,这是我们的约定。”

父子之间,一年才能见一次面,估计说起来也是比较奇怪的吧。

“但是这一次,我去找他,却发现他不在了,据人说,父亲他出去游历四方了,已经走了有大半年。”

“那可能就是去游历四方了吧。”

李凌也觉得,如果像唐澄那么厉害的人,出去游历四方应该没什么错的。

话虽然可以这么说,但是实际上唐一金并不认同。

很快,唐一金便说:“不,他不会出门游历的,最近这几年是他突破混元境界的关键时刻,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出远门的。”

如此一说,事情便有些不太确定了。

李凌知道,从化元境界提升到混元境界其实比较难。

尤其像唐澄这种人。

所以,唐一金说得对,怎么可能有人会在即将突破到混元境界的时候出去游历四方呢。

万一在外面发生意外可怎么办。

“既然他不可能出去游历四方,那么觉得,他最有可能在做什么?”

“这才是我最担忧的地方,根本就找不见了。”

“他在问天宗可有什么仇人吗?”

“有,念真长老便是他的仇人。”

这么一说,就显得比较奇怪了。

念真长老一向都是懒得管事的那种人,他怎么可能会成为唐澄的仇人呢。

“他们二人在年轻的时候就是师兄弟,发生了很多矛盾,虽然互相之间没有闹得太大,但是我父亲曾经说过,念真长老不止一次想要让他死了。”

“现在有什么证据吗?”

“正是因为没有证据,所以我才来找。”

“我们要直接去找念真长老要人么?”

李凌觉得,如果有怀疑的话,倒是不如直接去找念真长老好了,具体在不在,也能够问出来。

很显然唐一金不太认同这个说法。

“倘若父亲真的被念真长老谋害了,仅凭我们现在的力量,似乎对方不承认也没办法。”

这就对了。

如果他不承认,那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。

“所以,此事还得从长计议。”

李凌能给出来的答案就是从长计议了。

现在他们即便是要查人也得慢慢来,总不能一口气就去把问天宗翻个底朝天吧。

“唉,也是我太焦急了,可是除了以外,我也不知道该找谁了。”

李凌拍了拍唐一金的肩膀,示意他不用着急。

“莫慌,好好的一个大活人不会凭空就消失的,不如先跟我出去办点事,办完事回来正好也有机会见到念真长老。”

“啊?办什么事?”

“他们让我去观察一下再临神宫和展翼门的情况。”

“再……再临神宫?那不正是……李再临的门派么。”

唐一金说到最后的时候故意把声音压得非常小。

毕竟李凌的另一个身份是天大的秘密,根本就不能随随便便地说出来。

“所以说,念真派我去做这事,只能说明他脑子有些不够用吧。”

事情虽然是如此,但是直接说出来未免也有些不太好。

唐一金心想,反正自己除了要找父亲以外也没别的什么事。

那不如就跟李凌走一趟吧。

“那个,我问一下,这次去,是不是又会有一场大战呢?

李凌笑了笑,然后回答:“有没有大战,就要看他们的表现了,如果展翼门真的给脸不要脸的话,那就怪不得我了。”

霸气。

唐一金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人的身上能展现出如此的霸气。

他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见到的是不是真人。

原来那江湖传闻的李再临竟然如此霸气。

“认识,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
这是唐一金所说出来的话,他真的是如此认为的。

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李凌一般霸气的人。

虽然如果被门派知道他认识李再临的话会带来不好的结果,但是他不后悔。

说完这些话,二人便出发了。

飞在空中的时候,唐一金还一路胆战心惊。

“的再临神宫都是魔修吗?”

“有魔修有仙修,不一定,看个人的喜好。”

“仙修魔修可以共处?”

这是最让唐一金所不理解的地方了。

在所有人的理解里,仙修和魔修都是最大的敌人,他们怎么可能会共处呢。

李凌笑着说:“在九天之上,哪怕是真正的仙和魔也能够共处,当然,他们有一大部分是见面就打的。”

九天之上,什么都有,虽然仙魔为敌许多年,但是也有许多仙会跟魔成为朋友。

一切皆有可能。

“瞎说吧,又没上过九天,怎么可能知道九天之上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唐一金怎么可能会相信李凌上过九天呢。

别说九天了,哪怕混元之后是什么样的境界恐怕都不知道吧。

李凌当然没有反驳,因为李凌觉得,在这件事情上根本就没有必要去反驳。

等以后唐一金能飞升的话,说不定就能看到这个问题了。

二人就这样一边聊天,一边来到了再临神宫的上空。

“这里就是的门派了吧,他们……他们会打我吗?”“放心,有我在,谁敢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