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哼!要是能做到,我现在就跪在面前,磕头拜为师。”桑风扬不屑的冷哼了一声。

“虽然的资质一般般,不过这个徒弟我收定了。”李天帝轻笑了一声说道。

“慢着,要是做不到又如何?”桑风扬冷声问道。

“本少要是做不到,到时候随处置,看如何?”李天帝一脸无所谓的说道。

“哼!既然如此信心十足,本公子也不为难,要是做不到,本少没有别的要求,只要求柔柔姑娘,能摘下面纱,叫我一睹芳容。”桑风扬目光火热的看着慕容柔说道。

“这个家伙,要求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,和这小子打赌,和柔柔姑娘有什么关系,凭啥叫柔柔姑娘给摘下面纱?”

“简直就是无理取闹。们说,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,会不会是那个桑公子请来的托啊。”

周围看热闹的人,虽然也都很想一睹慕容柔的芳容,不过还是纷纷为慕容柔抱不平。

“想看慕容柔姑娘的芳容?这个事情简单,这件事我可以答应。”李天帝冷笑着说道。

“小子,不要把话说的这么大,我首先要知道,小子能不能做得了柔柔姑娘的主。”桑风扬冷声说完,目光转向慕容柔。

“他可以做我的主,只要他输给,我可以立马当着的面,摘下面纱。”慕容柔神色十分坚决的说道。

“这……”

像个孩子一样

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慕容柔回答的居然如此坚决。

“这突然冒出来的小子是谁?慕容柔姑娘难道和这小子认识?”

“看来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家伙,应该是有点来头,否则慕容柔姑娘怎么会如此信任他?”

周围顿时响起一阵引论声。

再看桑风扬,此时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,冷冷的盯着李天帝说道。

“和柔柔姑娘早就认识。”风清扬冷声问道。

“很想知道我和她的关系?”李天帝的脸上,露出极为玩味的神色。

“不错。”桑风扬面色冰寒的说道。

“好,既然如此想知道,那我就告诉,我和柔柔姑娘到底什么关系。”李天帝一脸玩味之色的说完,倒背双手,迈着悠闲的八字步,缓缓的走到慕容柔身前,冲着慕容柔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,一把把慕容柔搂在怀里。

“公子……”慕容柔没有想到,李天帝居然会做出这个举动,顿时娇羞的玉面秀红,脑袋直接扎进李天帝的怀中。

“哗!”

顿时整个现场响起一阵哗然之声。

“我靠,这小子谁呀,居然和女丹神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,该死的混蛋,女丹神是我的梦中女神,这个混蛋赶紧放开我的女神,叫我来。”

“我的天啊,这个家伙居然和女丹神如此亲密,难道这个家伙就是传说之中的杀神李天帝?”

常在皇城居住的人都知道,丹王阁是李天帝创建的,丹王阁创立之初,李天帝的名气还没有现在这么大。

经过几场大战之后,李天帝已经是名扬天下了,一些有心人,自然猜透了李天帝的身份。

本来这一次李天帝来皇城,想要低调一些,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。

不过桑风扬这一对主仆的出现,打乱了李天帝的计划。

这一对主仆,如此低调行事,尤其是那个隐藏修为的仆人,这么一个强者出现在皇城,皇室的人居然还没有察觉。

最重要的是,李天帝可以看得出来,这个桑公子对慕容柔有企图,一旦这个家伙不择手段,真的叫那个元婴期强者抢夺慕容柔,到时候即使有皇室的暗中保护,可能都已经来不及了。

这对主仆,已经对慕容柔构成了威胁,虽然只是有那么一点小苗头,但李天帝绝对不容许慕容柔出任何一点事情,哪怕只是一点点小苗头,李天帝也要给其浇灭了。

“,到底是什么人。”桑风扬的脸色,瞬间变得极为阴沉。

这些日子以来,桑风扬已经被慕容柔彻底迷住了,已经把慕容柔视为自己的女人了。

要不是桑风扬对于自己非常自信,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凭借自己的魅力征服慕容柔。如果不是有这种迷之自信,桑风扬早就叫身后的老奴强行抢人。

望着一脸愤怒,杀气腾腾的桑风扬,李天帝脸上肌肉突然一阵扭曲,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下,换成了自己的本来面部。

“我靠,他是李天帝。“

“杀神李天帝。他是杀神李天帝。”

人群之中瞬间想起一阵惊呼声。

李天帝在皇城呆了几个月的时间。

那几个月时间,李天帝可是没有少在皇城折腾,多次公开露面,见过李天帝的人自然不少。

“就是那个李天帝。”脸色阴沉的桑风扬,也开始仔细打量着李天帝。

这些日子,桑风扬在大燕国收集情报,自然是听说过李天帝的大名。

尤其是李天帝接连斩杀了这么多宗门强者,在桑风扬看来,这李天帝简直就是匈奴国的内应,帮助匈奴国解决了那么多的高手。

而且在桑风扬收集的情报之中,李天帝是简直就是一个惹祸精,有他在,大燕国永无宁日。

“如假包换。”李天帝十分简洁的吐出这四个字来。

“原来就是李天帝,早就听闻过的大名。一直以来,本公子还想结交一番,不过今日一见,多少有些失望。

我听闻是大燕国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天骄,现在看来,徒有虚名,势力弱不说,而且还是一个如此愚蠢的家伙。”桑风扬一脸失望的说道。

“才愚蠢那,这个白痴,们一家都愚蠢,们一家都白痴。”

还没等李天帝说话,被李天帝搂在怀里的慕容柔,已经愤怒的怒骂起来。

“……”

世上没有比这个更扎心的了。

自己爱慕的女人躺在别的男人怀里,而且现在还因为这个男人在骂自己。

桑风扬顿时肺都要气炸了。

小贱人给本太子等着,等落在本太子手中,本太子一定叫生不如死,看本太子怎么蹂躏这个小贱人。

心中怨毒的怒骂了一声之后,桑风扬的目光落在李天帝的身上。

“本公子知道,本公子说愚蠢,肯定是不服气。如果想要证明不愚蠢,那就给我演示一下,以天地为炉,以五行之气为药,给我炼制出一粒丹药来,叫本公子见识一下,炼丹的最高的境界。”桑风扬冷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