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海军部的那些人再次发动空袭,真的再无防备的情况下,可能会吃上大亏。

想到了此处,直江武扬觉得自己必须要动了。如果自己一直不动的话,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了?战场的拉锯短时间可是形势不明朗的,但现在有了一个很关键的情报,而且立刻就能够起作用。

而且是很关键的作用,甚至直江武扬觉得,如果真是防空布局图的话,说不定详细的策划一下,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战果也不一定。

下定了决心之后,直江武扬开始详细的计划自己的行动步骤。衣物,鞋帽等物,都规规矩矩的整理一下。这样就可以背个包袱,往里一装随时便走了。

然后呢,直江武扬策划了离开的线路和时间。水路最是方便的,但是水路也有一个弊端。那就是基本出川入川唯一的通道。虽然陆路也可以,可是需要的时间太长了,路也不好走。而且时间一长,耽搁住了,风险也会相应的提高。

定下了水路,那就得像个办法给自己争取一些时间。他根据这些年的观察,总结了一下。最后定下了,只要对方存入文档,自己就在第二天的晚上动手。这样一来,第二天督查室便复检的可能性很低,最起码也要隔一天才复检。

不过就在直江武扬策划完毕,正在观察的时候,却出现了一个意外。再一次检修电路的时候,无意中被柜子上跌落的花盆砸了一下。

脚这东西有时候是非常脆弱的,花盆正好落在自己的脚面上,虽然没有断,却砸成了骨裂。

上医院治疗后,虽然可以让病假延长很久。但对于现在的直江武扬却不能这么干。不过他如果立刻就上班的话,恐怕会让人怀疑。

虽然如此,直江武扬倒也不怎么担心,因为参谋室和城防司令部已经完事了。但是上报上峰,一道道审核,最终同意之后,也需要一段时间。

所以直江武扬当下休息了一个礼拜,这是个比较合理的时间。果然,再来机要办重新上班后,没有遭到谁的怀疑。

如此他正常的上了几天班,并且观察一号档案室,存档情况。终于,其中一天,总督察于泽润亲自出马,进入了档案室。

干净清爽短发女孩开心吃西瓜图片

他虽然没有看到什么文件,可是总督察亲自去一号档案室,不是为了存重要文件是为了什么?复检会用这么多卫兵吗?

当天下班,直江武扬带着一条瘸腿,直接来到了渡口,查了查船票信息。很好,接下来两天,每天上午比较早就有一艘船。他甚至直接掏钱,将两天上午的船票都买了一张。

而后回家的时候,路过了一些商店,他买了一双手套,以及一双最普通的工人干活时候穿的鞋子,还有一双钩针。最后又去了一趟医院,检查了一下脚。当他出来的时候,已经从门口的诊疗室中,偷了一副听诊器出来。

这样一切就准备完毕了。回到了家中,直江武扬把需要带走的衣服鞋袜,银行存单,现钞现洋全都打了个包袱。吃了口饭后,静静的等着。

到了下半夜一点来钟的时候,直江武扬拎着包袱从家中出来了。首先将包袱放在了直桥路上一个平房的房檐中,故意往里推了推,使之从外表看不出来。跟着往回来到了机要办大楼。

身为后勤部门的工作人员,对于整栋大楼的布局,可以说是了然于胸的。找了个巡逻的空挡,他直接来到了一处空置的房间窗口下面。

他早就利用上班的时间,将窗口打开并且虚掩。此时直接推开窗子,双手一扒窗框单脚一踩窗台直接便跳了进去。

由于左脚有伤,所以他尽量用右脚使劲。踩到了地上后,悄悄的来到了门口,聆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。确定没有任何的声响后,他将门打开一道缝隙,慢慢的扩大着。眼睛则是不停的扫描着周遭的情况。

没发现任何人后,直江武扬出了门,回手小心的将房门关上,同样是虚掩住。直江武扬转了个弯,便已经来到了一号档案室。

他拿出两个钩针,小心翼翼的捅到了门锁当中。将其打开后,径直来到了屋内。再次快步的进入了其中,来到了一号保险柜近前。

把听诊器挂在了耳朵上,将收音的一面,算计着,放在了密码旋钮的附近。跟着轻轻的开始调节起了密码。

要知道,保险柜的内部构造原理,其实也是机械的联动装置。密码的设定一般的保险柜,要正反两个数才行。但这个保险柜是机要办用的,所以需要正反正反,一共四个数字全对才行。

但所谓万变不离其宗,里面的机械构造是一样的道理,比如说密码是正四,反五。那么你顺时针拨动到四这第一个数字的时候,里面的一个卡槽,则是会直接跌落,或者是上顶,总之是要进入旋钮最外侧的一个凹槽里卡住的。然后你在逆时针拧到五的时候,第二个卡槽,同样会卡在凹槽当中。整套的联动装置,正好就会将柜门外侧伸出的铁锁回收。

当然,不同品牌的保险柜是不同的设计,但原理绝对是一样的。直江武扬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,虽然已经为了潜伏的安全,多年没有复习过了。但跟骑自行车一样,只要学会了,哪怕很长时间不碰,你再骑的话,也会很快就上手。

不过,这里指的可是经过专业训练才行,要是一个普通人,自己瞎练,那恐怕练一辈子都没什么大用。

直江武扬闭上眼睛,手中轻轻地拧动着密码旋钮。静静的听着每一个数字转动时的声响。并且努力的记住,这个声音的大小,频率等等。

果然,就当他一下一下,转动了大半圈之后,终于听见了一个几乎是没有任何区别,但好似,又有一点点不一样的声响。

这种感觉怎么说呢。就好似找茬游戏,在两幅图中找寻一个不一样的地方似的……

fpz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