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怡心头一跳,直接抬头看向了秘书:“怎么了?”

秘书开了口:“咱们去年开了一个新楼盘,今年交房了,可是业主们现在集体闹退房!”

方怡猛地站了起来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楼盘并未达到样板间的交付标准,有人偷工减料,唉!”

方怡当下懵了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秘书:“…………”

她来这里,不是为了找方怡拿主意吗?怎么还问她怎么办?

秘书抽了抽嘴角,开了口:“咱们公司房地产行业,很少遇到这种情况,这次也是钱总识人不清,唉!现在是房子的户型与样板间不符,这绝对已经造成了违约了。我们跟业主们不可能硬刚,但是如果修复的话,修复的是墙体设计,成本太高了!”

方怡懵了:“如果是钱鑫的话,他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?”

秘书是个长相美艳的女人,如今不到三十岁,国外名校毕业,现在是秘书部经理,她听到这话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:“钱总的话,那个不靠谱的会赔钱!”

方怡:?

秘书笑道:“钱总的人生目标,就是能做成一个赔钱的买卖!为此他做了很多不靠谱的决定。可惜,最终都没有成功。每个决策,总是会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,让他赚钱。”

超高清唯美仙美女图片

秘书这话里满满都是嫌弃,毕竟国外名校毕业的专业人员,回国后本想大干一场的,结果却碰到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老板。

但秘书的脸上,却尽是骄傲。

毕竟两人合作这么久以来,钱鑫的确是没赔过钱,这一点,是不得不让人信服的!

所以现在,哪怕钱鑫说一句把所有的资产捐给希望工程,恐怕整个公司里的高层们,也不会有任何意见!

毕竟,这种事儿曾经也发生过,他用那一口子东北口音发布命令:“我就不信我配个钱咋就这么难了,把所有的钱都捐给希望小学!看还怎么赢利!”

结果,公司口碑大涨,其后做什么事情都顺风顺水。

秘书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,就听到方怡皱紧了眉头:“这怎么行?公司流动资金,如今连特殊部门的工资都发不起了,再赔给他们……况且现在名誉受损,后续的资金链肯定也会出现问题,钱鑫到底是怎么管的公司,这种不靠谱的管理人员,竟然都任用!你们秘书部,去帮我想几个办法!”

秘书:“……”

她撇了撇嘴,再次翻了个白眼。

说起来,钱鑫那个不靠谱的都比眼前这人沉得住气。

这么一想,忽然间有点想那个家伙了呢?

啊呸!

她才不会想钱鑫那个混蛋,也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,怎么就忽然被人架空了权利……

秘书这么想着,扭头出去了。

又三天后。

特殊部门里员工的工资迟迟未发。

一个笑笑就搅动的人心不安,因为!她太饿了!

特殊部门里面,每天上演的画面就是,大家上班的时候,就看到笑笑端着一个盘子坐在门口处,笑呵呵的看着他们:“今天吃什么?给我一块呗!”

众:“…………”

大家也知道她这个特点,所以你一块面包,我一个包子的给她,可即便是这样,这家伙还是饿的难受。

还有就是,特殊部门里发生了一件让人忍俊不已的事情。

那就是,黑猫的口粮被扣了。

现在买的口粮不如以前的好,黑猫为了表示抗议,绝不低下自己昂贵的头颅,于是开始了绝食。

身为世界上唯一一只觉醒了异能的猫,它钮钴禄·喜塔腊绝不为奴……啊不是,是绝不妥协!

黑猫毕竟是特殊部门的团宠,这样一绝食,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。

“现在大家都在讨论,方怡这个财务部到底能待多久,还说,方怡的确是不如钱鑫仁义,对一只猫都这么苛刻。”

听着同事的话,方明气愤极了,“一只猫都想踩到方怡头上了?我看她是飘了!呵,不是团宠吗?那就再买一只猫来!看她黑不溜秋的样子,还怎么抱住团宠的位置!”

当天,方明就买了一只猫回来,打算让这只猫代替黑猫的位置。

当那只纯白色的喵咪被抱进特殊部门时,黑猫瞪着警惕的眼神,身的毛都竖了起来。

没想到后宫竟然来了新人,她钮钴禄的皇后之位,绝对不能被抢走!

不过,这只白猫怎么有点眼熟?

她正在想着的时候,就见白猫窜到了猫粮的位置,看的黑猫顿时做出了攻击的姿势。

一来就抢她的猫粮,简直太过分!

然而下一刻——

白猫就咬住猫盘推到了黑猫的面前,然后卧在了她的面前,讨好的喊了一声:“喵~!”

黑猫:?

众:???

这时候,黑猫才发现,特么的这只白猫不正是上次那个猫王咖啡厅里面、那一只对自己疯狂献殷勤的白猫吗?!

她警惕的后退了一步。

这只白猫当时就想霸占自己的位置,成为团宠,如今竟然都到家里耀武扬威来了?现在这是怀柔政策吧?

呵,当她喜塔腊没经历过宫斗吗?

真以为她会放下戒心?-

黑猫警惕的时候,因为白猫的到来,又给特殊部门里面的人增加了谈资,反而让黑猫更加引人注目了。

一个笑笑,一只黑猫,惹得特殊部门里面,对工资的议论纷纷。

众人都察觉到了什么,有一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了。

而又一周后,财神集团出事了!

楼盘想要退房的业主,有人爆出竟然收到了威胁!

网络上的形式瞬间逆转,国人民都关注着房地产这点事儿!

财神集团的资金链直接断裂,其余的项目也因为房地产的口碑影响,而受到了影响!

方怡急得团团转。

方明也察觉到了什么。

又一周后——

薛夕来特殊部门坐班时,刚进来,就察觉到了部门里面的气氛不太一样,她迟疑的时候,笑笑跑了过来:“夕姐!老大了!”

薛夕疑惑:“……他来干什么?”

笑笑吃了一口刚从别人那里要来的橘子:“老大来追责!”

先吃个饭,下一章稍晚些

(本章完)